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福旺-沣河石子-淡淡如水

大长安文化艺术沙龙—诗情画意暖人生,坚持宣传、组织、服务、同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QQ389356369 "沣河石子"! 我不是山岭的俊石/也不是艺术的雕刻/我是沣河中滚动的石子/在苦难中磨砺/在流动中修行/风吹掉的是沙/雨洗刷是垢/我是沣河之畔/流动的生命。。。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石趣,拾取也!  

2011-10-14 17:23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石,受万年的进化,经水浸湿滋养,长享日月之辉,吸纳天地之灵气,遭雨淋雪覆雷击风化,孤块具有静、重、沉、坚、楞、方、圆等个性,聚结垒高又可呈现险、峰、耸、绵、层、连等奇景,角度变化能勾勒出逼真之像及想象之形。以自然块状而论,有的性质坚硬,有的酥软易碎,有的层次叠卷,有的光滑密润,有的内涵丰富,有的土质显见。环境、地域、水质、年代等不同更令其色泽各异特点显著。查阅资料,了解知道具有菊花石、水晶石、水冲石、雨花石、钟乳石、硅化石等许多品种和特性,也知道了石头需“水养”和“蜡养”。

石,乃是大自然散落的结晶,是恒久的美,孕藏着无声的诗,是不朽的画,从它们身上可追源历史,说不尽是岁月沧桑的变化。堆积的无数大山是地球上的脊梁,无声承受着人类繁荣与荒凉的变迁。石头巨块雕凿镌刻能竖起丰碑,独卧屋檐下有滴水穿石乐趣,既是落嵌在山间庙宇有“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廉青”美好意境,落寞山林溪间仍有“清泉石上流,明月松间照”美景。放眼祖国诸多高山石峰,除了巍巍而立峻峭秀丽的中国四大名山、佛教四大名山,各地峰峦嶙峋云雾笼罩之中多隐藏美景。古人挑选修砌可垒出万里长城之壮观,今日广用石子造万丈高楼之实基。另外在现代装饰中,把原始石材经过切割、打磨,能营造华丽大气的意境,做出一幅幅美妙绝伦的画面,品味出一种庄重的雅幽,能收获一份长久的淡静。

石头,或圆或方尽显岁月的磨砺,多寓意实也,加之长期水里浸泡从不缺少灵气,可谓是厚重的精灵。“花能解语偏多恨,石不能言最可人”难怪古今名人多喜赏山水奇石,心愿归隐山林石居,也在攀登休闲中观奇峰悟世事。从朋友口中得知:“缘何石可生闲?答曰:石有三性为随意、自在、淡定,如此境界则生闲。”

古今名者与奇石结下不解之缘为数不少,他们爱石,藏石成癖,观鬼斧神工惊喜赞叹,把感情寄托在石头上怡情明志,也留下脍炙人口的趣闻。

  诗人白居易是唐代最有名的石迷,他对收集石子很有兴趣,并以石为伴,他在《双石》诗中写道:“回头问双石,能伴老夫否?石虽不能言,许我为三友”。

  宋代大文学家苏东坡也钟情于石,他仕途坎坷,颠沛流离,所到之处广泛收集奇石,得意失意,奇石总成知己,还写了许多咏石诗文。一次,他在扬州获得两块奇石,一块为绿色,一块为玉白,石上山峦迤逦,有云穿于山脊,他十分珍爱,就借杜甫“万古仇池穴,潜通小有天”,诗句命名为:“仇池石”。他将这双石置于案头,每日都要玩赏一番。苏东坡的这块仇池石,后来被好友、当朝驸马诜王看中,借走不还,苏东坡不让步,便提出王诜以大画家韩干所画二马交换,为了这件事,当朝几位名人都卷了进去。

  宋代大书画家米芾是闻名古今的第一石痴,他举止癫狂,人称“米癫”,他玩石如痴如醉,最有名的就是“米芾拜石”的故事。宋人叶梦得《石林燕语》记载,米芾初入州廨,见奇石便“呼为兄弟”,见之三拜九叩,“米癫拜石”一直传为美谈。他曾在涟水为官,因当地毗邻美石产地灵壁县,因而米芾藏石很多,上佳石子,他一一品题其名,藏于雅斋,“入玩则终日不出”。遇有石中珍品,他便藏于袖中,随时取出观赏,谓之“握游”。

  明代大书法家米万钟也是个石迷,他的诗画名噪一时,在六合县当县令时,“自悬高赏”搜购雨花石。他家中藏石众多,公务之余,常于“衙斋孤赏,自品题,终日不倦”。他藏有18枚绝巧的奇石,分别以诗句命名,如“三山半落青天外”、“门对寒流雪满山”等,还请画家吴文仲作成《灵岩石图》,请胥子勉写成序文《灵山石子图说》,这是有摄影以前,中国最早的关于玩石的图片记载之一。他每请人观赏这些石子,都要“拭几焚香,授简命赋”,才叫书童捧上奇石,继而把客引至石斋,端出上乘美石,最后才从袖中亮出极品,可谓郑重其事。

  享誉世界画坛的现代画家张大千也酷爱收藏奇石,他客居美国洛杉矶时,曾在海滩上发现一块宛若一幅台湾地图的巨石,张大千视为珍宝,题名“梅丘”。1978年,大千移居台湾,友人将这块巨石运到台湾大千“摩耶精舍”,置放在“听寒亭”和“翼然亭”之间。而在他的故乡四川青城山,也有“听寒”和“翼然”两亭,其间也有块“梅丘”石,看来,张大千爱石,是用以寄托一腔故园山水之情。张大千逝世后,人们将他安葬于“梅丘”巨石之下,这正如他生前所吟:“独自成千古,悠然寄一丘。”

只要你细心观察,常见很多单位门口竖块奇石刻字,听朋友说这叫“石来运转”有“时来运转”之意。我也喜欢在桌面上摆放小石头,存意“石心不改”提醒自己一些“实心不改”。

四年军旅生涯曾扎在山里度过,野营拉练路途爬过多座石山、趟过有石头之河无数,休憩常捡小石藏于衣袋,揣捏玩弄掌中,是苦涩年华里玩弄的一种乐趣。退伍后,97年分配到长安喂子坪乡政府上班,初次顺210国道入沣峪沟,在冬季进入峻峭石露的蜿蜒山路,阴冷之中感受到了秦岭腹地乱石悬高山体陡峭的雄壮之美。

山乡工作不久,家在鸡窝子村的陈兴贵老师,闲聊中曾这样告诉我:“过去山里人知识浅薄眼光短,加之医疗技术落后,生下的孩子有夭折之事,山里老人流传下来,名丑养人,名硬保人,开门推窗无外乎看见尽是石头,自然取名里多带石,沟沟村村“石头”“石头娃”“石养娃”等重名较多。

因为从小在沣河边长大,工作多年近临沣河,也一直酷爱在沣河里捡拾千奇百怪的石子为乐,至今忆起梁家桥下的石盘、石碾、石条等依然能勾起童时的回忆。闲暇,常会坐在石上听水流涛声,欣赏闪闪的波纹,甚至连那撞击之后的石上伤痕,都视为浪花清洗出的石纹之朵……无论出游走到哪里,习惯在千奇百怪的石堆里寻找奇迹的模样,甚至在沙滩挖翻,卷起裤腿水里拽拉,远观近摸琢磨观形,光滑抚摸体会绵柔之感。当排列里玩弄它们,还会明白平庸之人滋味。喜欢石头,所以到周至县金盆村去过多次,看着千奇百怪造型各异的石头每次都迟迟不愿离去。

我坐在河边意念里滋生过这样的假设:“如果芸芸众生如一堆零乱的石头,环境似河床,自己又是哪一颗呢?”不管心思如何飘远而杂乱,心情会很阳光,必定是人,不会让别人把我随意的掷扔,不会任人摆布、深埋和破碎,能动、能跑、能思、能说,这是多么幸运的事呀!人与石头相比有逊色之处,坚定不如石。说谎之后,往往需要付出更多时间去圆谎……

在当今的社会,一“石”可以激起千层浪,虚伪浮盖里一“实”更能引起万人争议。你纵然有一百次石沉大海,滚石浪潮里也要萌发出一百零一次努力归位。哪怕只似一块石头,或许微小而美,或许强大而丑;可能表面光滑,也可能粗糙坑洼;有的棱角分明,有的光润圆滑;也许会被艺术包装珍藏,也许一丝不挂在大自然里裸露。微弱凡人,当我们努力不出伟大,可以永葆坚强精神;当事业没有高度,可以把声誉扩伸广度。

常自喃愚蠢“笨得像石头”,忧郁时把笨拙升华到一种无能,觉得自己一个环境,像苍蝇采蜜——装蜂(疯),力不从心里称量自己又像把石头放进鸡窝里——不是石蛋,就是混蛋。难免像石头一样呆呆,也像石头一样沉重。如果老拿自己的缺陷与别人的特长比,会带来冰冷如石的心情,能陷入零度之下的僵硬,潮湿霉变石头上也会长青苔。相反,太多时候石头也能给予无数浅浅与欢喜的快乐,在喜欢人眼里,每一块奇石都具有价值和趣意,捡拾的每一块石头都有乐趣。见石,如看心爱之人,满心欢喜。石头,向着光亮,定会有闪光之处。其实,也很想做有用的石头,但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?又该如何自我呢?生活在变化中总是让你刚刚顿悟后稳如磐石,雨后洪袭中拨弄又会陷入正在进行时态里一些不明不白。学会拒绝、学会运动、学会进步,偶尔无心无肺过活,投石激起水面涟漪,可能在飞溅中石子也会有漂亮的翻转。即使成为一颗普通的石子为路铺垫,也算一颗石子的价值实现吧。做人如石,当粉碎中欲要成沙,必需考虑长远意义,不一定很“二”就会很光荣……

谦慎觅路径,放胆方为雄;

功夫积累成,成绩靠真行。

我喜欢雷抒雁的诗句:“不是什么高峰/也不是星斗/我只是一颗有信念的石头/风,剥蚀的是沙/雨,冲洗的是垢”对世界不能沉默如石,让世事激流从石上流过,在时间里冲洗完善自己。偶尔也把思绪掏空扭结成石,轻盈的一掷手,问自己:“石入河里身不回,水面开花心为谁?”

石趣,拾取也!喜欢石头与石子,并不是踏着名人之足迹寻学爱好,是想让自己心常落沉下来,像石头一样实实在在而已。也学习石头,自重、自硬、自强,尽力成形。一颗石子之心,做不到优秀可坚守朴实,达不到豪气可心怀善意。还是喜欢这样说:“不是山岭的俊石,也不是艺术的雕刻,我是沣河中滚动的石头,在苦难中磨砺,在流动中修行,风吹去是沙,雨洗掉是垢,我是沣河之畔,流动的生命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