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福旺-沣河石子-淡淡如水

大长安文化艺术沙龙—诗情画意暖人生,坚持宣传、组织、服务、同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QQ389356369 "沣河石子"! 我不是山岭的俊石/也不是艺术的雕刻/我是沣河中滚动的石子/在苦难中磨砺/在流动中修行/风吹掉的是沙/雨洗刷是垢/我是沣河之畔/流动的生命。。。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大侠”走了!  

2011-08-07 15:45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我初次与“大侠”狭路相逢,并遭遇不愉快的时候,至今应该有九年多了。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按照工作安排我组织召开一次村级两委会议,闻讯围观的群众聚在窗外,“大侠”就在其中,当听到征地价格及要求完成速度时,他不满中怒气爆发,像一头秦岭山里情场失意窜下的羚牛,砸窗破门横冲直撞。当会议地点转到二楼后,黑夜里“大侠”与一帮人飞砖飘向会场,打得玻璃四散破碎,与会者人心惶惶,有人被击中受了轻伤,好多人躲在柱子后面,甚至感觉生命危在旦夕之间。在另一次会场,他抢先破窗而入,在拉扯劝离中还指手画脚信誓旦旦要为民众做主,坚定保卫集体土地完整。与我,在发展与保护观念对持阶段,绞尽脑汁处处拌磕,鼓动过群众、煽动过亲信、极力阻挡征地工作实施。那时,“大侠”像某国的民族英雄,像保护家园的领袖,在大街上他手臂青筋暴起提着长长的马刀,竭力声张要砍我这入村工作者。

那时,我也认真四处打听询问此人是谁?才知道他绰号叫“大侠”,这个名字已经被村民叫了很久了。因为“大侠”是那个项目工作开展遇到的最大障碍者,试想过很多方式与办法让其“乖顺”,甚至把“大侠”当做高弹而起的乒乓球,思虑在对打里如何猛力扣下,让接不起中不再反弹......

事实证明,胳膊是扭不过大腿的,小观念只能服从大局。白天和黑夜常在交替进行,当运动和休憩中有过多次违背日月的逆行,自然就多了异样的不舒服。加之,政策就是飘扬的旗帜,发展是硬道理,以合法为基础、合理为原则、合情为方式的普遍进攻重点说服,令人意志快速动摇,在幻想美好未来里能破解老思想,就会附和尽显开拓激情。讲大道理,发挥宣传优势,依靠组织庞大后盾力量,勾画发展蓝图,在理论上旁征博引,收集众多案例讲解攻心,用物质铺垫,让眼界开阔,都是惯用的方法。加之,依靠活力本色,演绎年青色彩,面对危险,没有胆颤,一切迎刃而上的魄力中,热点、难点、焦点的纠缠事,在集体智慧、个人担当中就化解了。

后来,我与“大侠”在酒桌上站起举杯一碰,掌声中就咽下点点滴滴怨恨,饮出了宽容与豪情,工作关系靠拢成了亲近,从此成了一条“战线”上的朋友。

听村民讲,他能称为“大侠”由来已久,是大家对他个性的褒奖。认为他敢于大胆作为,有豪情脾性,能直爽义气行事,作风像古代佩剑侠士,有笑傲江湖的飘逸,有仗义、有侠骨、有善行、有硬气。也听说,“大侠”多年之前,他曾经是位精干小伙子,有吃苦耐劳精神,惩恶扬善有公益之心,对家人、老人、孩子、朋友,以及乡党均有豪放给予之态。

在强力经济刺激下,人都会变型的。速度之快如高铁,不慎就会出错的。活力社会,能保持原形“金刚”甚少,孩子的玩具“变形金刚”,也是在变形里才能金刚。记得有一次,“大侠”与我谈起变化,说自己越来越不像过去的人了。我也笑着戏谑说:“是人是鬼,我早都分不清了,做得尽是人鬼情未了的事!”

其实,认识“大侠”的时候,他消瘦中真气还在,只是侠气模糊了,也有了强烈自私自利的贪欲。在工作交往中, 领教了说对路,要袜子连鞋给的直截了当。说不好,又臭又硬像茅坑里的石头。心里不乐意时,不是神秘的失踪,就是用生命宣誓,用生命的躯体抵挡去拌磕。针对太左倾的方式,“大侠”也多次说过“如果这样做,先把我埋了吧!”见过“大侠”手持关公大刀,舞出了二楞子的风采,也听说过他发挥陕西“冷娃”精神,打倒砍伤别人的野蛮。眼见过“大侠”生冷蹭倔骂人的二娃本色。

有一段时间,我们是很好的朋友,在冬天里围炉煮酒论天下,历史千年谈英雄,在夏天里曾畅谈奇闻至深夜。“大侠”认同我很多见解,我也欣赏“大侠”身上具有男人气概的魄力。很多人也知道“大侠”吃我的“药”,但是,我根本没有能力治疗好他的“病”,因为自从知道“大侠”得病,就知道“病”得不浅。

我不知道,“大侠”那种习惯是什么时候沾染的。只听其说起初只是一次好奇,然后几次侥幸,忧郁中追求刺激吧!一次在村里,“大侠”上瘾着急了把我不当外人,急迫而慌乱的吸食,尽显丑陋之恶习。此行为让我尴尬和气愤过。批评劝说中,“大侠”狠劲自抽嘴巴,对天发誓,又对地赌咒,带着毒咒父母的脏话,坚决诉说悔改。只是一次又一次似乎越陷越深,体质差了,眼睛黯然无光,我失望中也逐渐远离......

“大侠”有着大手笔花钱的习惯,严重时还借钱耍阔气,所以必须有经济活水补充,多年来一直四处寻找商机、找关系、找路子、找门道。“大侠”也告诉过我自己的无奈与郁闷,也想过上衣食无缺富裕幸福的生活。也常为赡养父母、供养孩子、生活出路皱眉发愁。苦恼如何适应社会,如何随从经济浪潮趋势?我告诉过:“踏蚂蚁我们都行,眼睛闭着都会干,尔虞我诈里人生踏浪欠缺!”

因为是朋友,在工作与生活上有过许多相互沟通和帮助。工作上曾共同引导、说服民众,完成项目征地基础程序工作。在经济上,我多次用家庭私款借支扶持。自从成了瘾君子开口借过几次小钱后,再也没有开过口了。

前不久,当听说“大侠”走了,我没有惊奇,也没有祭奠送花圈,作为朋友无法拯救,也无能挽回其侠义之气,更无能力拉起他生存,燃一沓纸,点几柱香又能怎么样呢?见到他的家人又如何安慰呢?“大侠”的逝去是“大痛”而去,或许不止是一个人的解脱。大约四十岁的年龄,从“大侠”到“毒虫”让人无话可说,如同见证了一只鹰从高空盘旋而跌落而下的囧样。

我知道,他一直在抗争,他是在努力坚持活着中倒下的,比许多轻生的人坚强多了。很早了,见过他伸手亮显出胳膊上的针眼,猛灌白酒除瘾的自抑,能想到万千蚂蚁蚀骨的煎熬。或许,“大侠”坚持中给予社会多了些罪恶,也听说后期行为更上了一层楼,出入神秘莫测......

“大侠”是我一位坏朋友,与他的交往,受过很多人劝诫。别人称他为“大侠”只是一个阶段对他的好评与赞誉。因为名字里有一个“武”字,最后也有人称他为“武疯子”。

对于“大侠”在社会上的变化,有人偏激讲:“娃是好娃,只是社会坏了,把娃害惨了!”也有乡党说:“车子圈乱摆,甭怪头摇拐!”

“命背不能怪社会,命苦怎能赖政府,人不行不能怨事不平!”“大侠”是谁,谁是“大侠”?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一旦沾染上了毒品,就是“害虫”了。

健康生活,远离毒品!

人常说“花无百日红”,人能有多少日好呢?能挺着、累着保持多少年先进呢?最好,一直有着量变之质变,层层攀登至上。优势与劣势,如孩子们运动里玩的跷跷板,不停在上下转换。人生无法重回岁月,生活需要谨慎行事,丝毫不敢马虎。有些失误是致命的伤,凡事不能盲目去体验的。

结尾就用贾平凹的话告诉你:“痛是小病,死是大痛”。这句话对人生说得很沉痛有深情,让一些浮、一些痒、一些疼、一些苦、还有一些麻木,能清晰而对,治愈小病,防止大痛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2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