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福旺-沣河石子-淡淡如水

大长安文化艺术沙龙—诗情画意暖人生,坚持宣传、组织、服务、同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QQ389356369 "沣河石子"! 我不是山岭的俊石/也不是艺术的雕刻/我是沣河中滚动的石子/在苦难中磨砺/在流动中修行/风吹掉的是沙/雨洗刷是垢/我是沣河之畔/流动的生命。。。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山洪随笔,往昔印记  

2010-05-01 14:29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二00二年六月九日

这一天,陕西很多地方,大雨磅礴而急,洪峰突降袭对人类的残害是惊心动魄令人毛骨悚然!凌晨时分,在沣峪沟百年不遇洪魔突降,浑黄、恶猛的狂狼咆哮着由秦岭北麓深处发疯而泄,它带着嘲弄人类的咚咚滚石响声,如一群脱缰的野马,遇堵则汇聚成啸,遇阻则狂踢乱咬,遇弯而涡旋扩散。黑压压的洪峰一浪高过一浪,所到之处路陷房塌、滑坡石流、堤断田倾、树倒物损、人哭畜叫,沿路吞噬着群众的生命与财产,改变着河流与河道。道路像斩断的长蛇,断节面目难堪。村庄、旅游景点、电力设备、通讯设施也变得满目破烂景象。柏油路面沥青翻起了一层又一层油皮,像农村玉米做的“凉片”一样。白花花的裸露石,滑断的坡面,悬空的危房,散了架的车辆,凌乱碎烂的衣服,剥落外皮的树木,它们绞杂横摆在河道,无法让人与曾经的美丽相连,整个世界一片极其狼籍悲惨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二00二年六月十日

大雨一直下着,沣峪沟内与沟外一切中断着,只能看见大浪汹涌,水茫茫的一片!

有时候,现实生活中某些引起社会强烈震动的突发性事件,往往是历史所发出的回声,也往往是常人无法预测的!我们不能否认,在人类建设亘古未有繁荣同时,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时残酷的,违反自然法则,自然界的报复也是无情的。当然,沧海桑田的变迁是漫长的,或许一块石头悬空也需要千年的风霜雪雨,但有时候来的“突然”令人难以置信与防范!

任何一个突然事件发生后,有人总在思索,追求科学的依据。也有一部分人疑神疑鬼杜撰轶事。长安沣峪沟内,在洪水过后有这样荒谬的谣言,“六月八日有人在沣河看见了两条小龙,一条青龙沿河流而上,一条白龙顺流而下”,名曰“龙换房”。也有人乱侃:“因为西部开发,各处的龙要到东海去开会......”无知与愚昧的村民,在灾难面前精神的确是脆弱的。事实如此在洪水过后山里人多了些烧香拜佛的,或许这只是他们祈求平安、幸福、心灵的祷告。我们应该理解,农民对祖辈生息的土地那种宗教般神圣的情感!

我曾经在秦岭山沣峪口里工作五年多,对这里的山、水、人都有着深厚的情感,也曾以这里的自然风景独特,生态环境优美以及现代建筑的美丽而荣耀过。曾经积极参与这里的开发和建设,构思过未来的设想规划。目睹着几年来群众从贫困走向贫穷,欣喜他们从贫穷走向富裕的生活变化。

而今,面对悲惨的现状,情感痛楚有难以接受事实!因变揪心,当我看尽了一切的苍凉悲剧,也意识到了,首先,这是人类违背自然法则的结果。其次是我们侥幸的生存扩张发展,沿河道违规建筑所带来的结果。这也是人类与自然较量中征服自然的败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二00二年六月十一日

路、电、水,通讯设施都瘫痪了,黑色的夜晚,我无法让思维宁静。

人们常说“火灾猛于虎也”,洪水更“凶为恶魔”,比火灾更难以阻挡与直接抵抗!

作为镇政府的工作者,第一线的目击者,我拖着沉痛的双腿,怀着急切的心情,翻山涉水、攀岩劈路,为受困的乡亲们带到了当地政府的关注、慰问与安抚,及时调查到了最准确的灾情资料,并为村级自救工作提出建议,进行了简单部署。我经历了洪水袭来的悲意抽心,一路上见景触情,为生动的救人场面而感动,钦佩那具有智慧、勇敢,危急万分挽救生命与财产默默无闻的英雄们!

变了,曾经的美丽荡然无存,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穷山恶水景象,社会发展的车轮,好像一下子倒退了几十年!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,泪眼纵横的说:“是百年不遇呀,我是没有见过这样沉重的灾难!”变了,如今山村街道都成了残檐断壁。我一路看见拉断的光缆令七八散落地缩绻着,上游漂下来的油罐已经被碰撞成凹凸不平,表面上像刚出土的土豆一样狰狞。几十公里被撕揉、割划的衣物,到处挂在树枝或夹在石隙中,还有那破烂不堪的轮子与车架,到处淹埋在泥沙中。陕南而来沿路至北忧郁的难民,不知道是否放弃了支离破碎的家,神情恍惚的摇晃走着。有人一边走,一边抹着心酸的眼泪,遭遇了这次洪灾沉重的打击,已经使他们面部表情驱于麻木,困顿与饥饿已使精神几乎崩溃。对于同情的询问,只有无情的沉默,又拨动着许多人思亲、寻亲的心弦。

对于这片土地美丽的炫耀之言已难以启口,凄冷与悲伤涌上鼻腔,洪水冲走了许多人的温暖与幸福,冲走了他们的亲人与辛勤物质财富的堆砌,也冲走了我那份因这片土地发展与变化而生的自豪。我的感受,如同虔诚的佛教弟子,看到了栖息庙宇的破碎!

从此对水,我有了新的认识,她不仅具有滋润万物的柔情,也具有“柔能克刚”的残酷!这次经历,让我对生活也有了深刻的认识,对已拥有的,有了满足于欣慰,感受到了活着的幸福,生命自由流动的快乐!

二00二年六月十二日

洪水无情人有情,危难时刻见真情!省、市、县、镇的领导们,又一次进入到受灾深处嘘寒问暖。一群群流着恓惶的泪水的灾民,紧紧握着领导的手,讲着惨重刻骨铭心的洪水经历。水位已经下降了,部队已经送来了救命的馒头与饮料。受困的游人在官兵的扶护里撤走了。在这破烂不堪的山沟中,打捞死难人员还在进行,听说在山口已经打捞到了十几具尸体。

去了几个村,因为西万路山区内道路中断,车辆根本无法通行,已经把强壮劳力分成组开展自救工作,一组到几十公里外去用肩扛运面粉与救济药物。还有一组在紧张的搭设便道方便通行。在坍陷断截的道路处,穿着红色马甲服装的路政工人向蜂群一样,喘息声中进行填垒。进出的人们像蚂蚁一样来来去去开始活动,路上的记者、电视台人员、新闻媒体工作者越来越多,干净的打扮与特殊的装备特别惹眼。“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”大量的救援物资已经陆续抵达。镇政府又新增调来了一批人员,参与民情调查与救援物资的详实分发。一群妇女们闷着头密切配合中做起了简单的大锅饭。

下午,太阳又毒辣的炙烤着一切!河水已经恢复了平静与清澈!我看见那狂风暴雨袭击后幸存的“鱼儿”慢慢从内脏呕吐出了泥石流沙的污垢,但那瞳孔的血丝与昏暗,又分明在显示“难民”般遭遇,那吸氧的嘴视乎费力吐着“累-累-累”。

家,那可能并不牢固与久住的栖所,总是动物界必须的“窝”与牵挂。有人能装扮出华丽堂皇,坐卧出安逸与温馨。也可能只是生存的一个框架,停纳着劳累的躯体与孤独的灵魂。即使再简陋、寒酸,那怕是扎在穷乡僻壤一间茅屋,也常常会萦绕在心头,因为必定是倦怠时的归宿。不管大与小,又选在何方,大家都极力想改变它的模样!有人只想着小家,有人还顾着大家,对家的概念我实在难以解答,只知道我心里的家很大很大.....这山区也曾经是我的家呀!

风儿轻吹,水波就开始荡漾,大自然在爆发溢满的激情后,又会恢复往日的宁静与色彩,“鱼儿”在水中摆动,是有了新的方向和漂流!这古老的河道中,人们还在紧急的忙活,努力挣扎进行着艰难的恢复与重建。经历这场洪水灾难后,我的心境一下变得真切和清新,欲想多些真诚的握手,真情去感动......

也明白了,水无常势,人无止境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整理于二00二年六月中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